我要登录日期:
陕西省石头河水库灌溉管理局
一线直击:寒 夜 中 的 坚 守
时间:2014/6/23 15:19:35 作者:汤少林  来源: 【 打印本页 】 浏览次数:298

编者按:
        隆冬二九,滴水成冰。在强冷空气呼啸而至时,每一个夜晚和凌晨,大多数人只愿意呆在温暖的家中,然而我们身边却有一群普通人坚守在岗位上,忍受着刀割般的寒冷和空旷的寂寞。正是他们的坚守,使我们的生活更添温暖。1月1—3日,全世界共同庆祝元旦佳节。笔者在1日、2日晚上选择了我局供水、发电、水源保护和灌溉系统仍然坚守岗位的干部职工,记录他们在寒夜里的点点滴滴,顺以向他们致敬!

        1月1日22点10分,斜峪关配水分站站长杨建军和值班的李文江打了声招呼,拿起手电筒,去渠首巡查。

        出了单位院落,便是无边的黑暗。四五百米的土路,坑坑洼洼,杨建军打着手电筒,高一脚低一脚的来到了亮着灯光的渠首配水值班室。

        推门进去,坐在电暖气边打盹的骆云猛然抬头。“走,我们渠上看看。”杨建军说。

       “从今天起,给西安供水,从2.2个流量(立方米每秒)增加到了3.4。咸阳、杨凌供水,分别是0.5和0.13。天太冷了。群众不愿意晚上浇地。北干渠和西干渠今晚暂停供水。”

        出了值班室,石头河水通过闸室发出的汹涌澎湃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杨建军和骆云爬上配水闸室,查看了出库流量。他们又走了100多米,在渠首加盖时留下的观测断面查看了流量。“都平稳着呢。”

        斜峪关配水分站渠首值班室骆云和张登峰轮流48小时值班。他们按照配水指令,给西安、咸阳、杨凌城市供水、斜峪关水电站、汤峪水电站和五个灌溉站调配水量。

        “不管多辛苦,我们都会坚守岗位,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骆云说。

        22点30分,石头河水电站值班领导、站长助理梁胜利和办公室副主任李明刚驾驶着五十铃,来到了斜峪关电站,也就是他们平常叫的二车间。

        揭开厚厚的棉门帘,推开铁门进去,车间内灯火通明,雒鹏英猫着腰,正在查看油压,班长牟全红在中控室翻看着值班记录薄。原来是2011年度陕西省水利厅直系统巾帼示范岗称号的运行一班在值班。

       “晚上八点半左右,3号机调速器打油频繁。我立即和梁站长联系,他说是总油阀未关严实。我按照他说的,和鹏英两人,使劲关闭了总油阀,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牟全红说。梁胜利说:“你们女的手劲小一些,感觉用了很大的劲,有时候就存在着关不严实的现象。”

        从二车间出来,破旧的五十铃轰鸣着来到了变电所门口,梁胜利按了一声喇叭,变电所的值班员王小莉通过视频监控,看清了车辆,按下开启按钮,铁门缓缓的打开了。

        来到一车间,水机班长李蓬勃正在查看查看油压,姚小兰和王利君坐在简陋的桌子旁,抬头看着一米开外的显示屏。李蓬勃说,晚上六点减水后,负荷就降低到2700千瓦了。等明天早上灌溉系统加大用水后,负荷就又加上去了。

        梁胜利、李明刚在了解了无异常后,来到三楼的电气值班室,王波、谢亚娟等三人端坐在显示屏台前,开心地谈论着管理局给职工办的几件实事。

       “宝鸡供水也快通了,2013年引红济石再建成通水,我们发电又能上一个台阶,管理局的效益越来越好,大家的收入也会越来越高。”梁胜利乐呵呵地给大家鼓劲,温暖着寒夜里孤寂生产的职工。

        毕竟,甜,更让人有盼头。

        23:04。出了一车间(坝后电站)西大门,五十铃喘着气,咆哮者冲上了上坝路。五十铃越爬越高,大坝脚下村落的三五盏灯火隐约可见。石头河两岸边的青山已经隐去的它的颜色,不时有车辆在东岸边的姜眉公路上快速摇曳着灯光。

        出了大坝东大门,走了100多米,高高悬挂的电子显示屏上,“眉县公安局治安检查站”九个红字散发出暖暖的光芒,扼守着眉县的南大门。眉县公安局治安卡点暨石头河库区水源安全检查站灯火通明,检查站的警车静静地停在公路旁不大的院落里。

        推门进去,值班班长谢青和权红娟、张弘穿着整齐的警服端坐在监控电脑前,石头河派出所所长张剑英咬着烟和检查站站长罗宝财看着室内南墙上的大屏幕。南来北往的车辆在三组高清摄像头的监控下清晰可见。

        “检查站运行前两年,累计查处、劝返危化品运输车辆近4000辆,极大地震慑了危化品运输车主。通过姜眉公路的危化运输车辆大幅度减少,今年一年共查处和劝返300多辆。部分危化品车主喜欢选在深夜和凌晨经过检查站,伺机逃脱检查。还有个别车主看见我们则拒绝检查,强行冲关,嚣张至极。”罗宝财说。

        罗宝财话音未落,摄像头分别捕捉到了南来和北往的危化品运输车辆显现在大屏幕上。“上路检查!”张剑英一声令下,值班干警身着反光背心鱼贯来到公路边。

        罗宝财和谢青分别带着一名干警挡停了南来和北往的三辆危化品运输车。他们小心翼翼地踩着路上的冰凌,查看了司机递过来的驾驶证、营运证,查看了车辆。确认是空车后,让司机到值班室签字登记后放行。

        这或是世界上最小的检查站,却维护着千万居民的饮用水安全。

        1月2日19:50,安乐灌溉站负责人周红刚和妻子在眉县县城张载广场一边散步,一边拨打电话:“张主席,水刚到地头啊。好的,我马上过来看看。”

        “真是的,今天又不是你值班。”在回家属院取车的路上,周红刚的妻子埋怨着。

        “老龙(秉涛)今儿白天跑上跑下忙了一天,小流量放水问题很多。我得上去看看。”周红刚边走边给妻子解释。

        周红刚妻子回家陪女儿了。笔者回家拿了相机,上了周红刚的车。

       “今晚我们站上报了300公升(0.3立方米每秒)的水,两个斗,各用50公升。”周红刚边开车边给笔者介绍。

      “2013年,管理局给安乐站下达的冬灌渠首引水任务是140万立方米。算上今天白天和晚上的用水,刚好能完成任务。但面积任务还没完成,冬灌还要持续10天左右。”

        20:15,周红刚开车到了西干十斗。车刚停稳,“红刚吗?”一个黑影一边问,一边打开手电筒。

        “这是我们的协会伍主席。”周红刚边走边向笔者介绍。

        下车走了几米远,就听见哗哗的水声。在一块五六分的里地,两个黑影借助着微弱的手电筒挥动着工具正在引水浇地。从地里横看成排纵看成行的水泥杆判断,这是一块猕猴桃地。

        50公升流量的水哗哗从斗渠蜿蜒辗转流进了猕猴桃地旁的土渠里。土渠有些小,不时将简易田埂冲出口子。周红刚从被称为伍主席的人的手里取过铁锹,和浇地的两名群众一起围堵口子。

       “我们是按量计费,断面结算。像这个斗,要的是50公升的水,实际来的水大了,我们站上吃亏。水小了,协会是承包结算,他们吃亏,也不答应。”周红刚一边和群众忙乎,一边抽空给笔者解释。

        10多分钟后,来的水变小了。哗哗的流水声也听不见了。两位群众埋怨老伍这么冷的天,将他们硬弄来浇地,现在水变小了。他们嘟囔了几句,回家了。“老伍,水大了,打电话叫我们。”

        笔者和伍主席上了车,周红刚要往上游去检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伍主席告诉笔者,冬灌已经进入尾声了,现在浇的地,都是零星的。车行驶了五六分钟,来到上游的西干三四斗斗房。三四斗的协会张主席抽着烟,一脸的不快:老伍,尿尿样的一股水,你都弄去浇吧。我回家睡觉去了。”

        周红刚安慰了两句张主席说,打开手电筒,查看了干渠的流水。斗房南边的干渠渠底,几公分高的水静静地流淌着。斗房北边,清澈的库水堪堪从干渠挡水坎翻过。

       “要了300公升水,现在这点水,最多只有30公升。走吧,再往上看看。”周红刚将想回家睡觉的张主席推上了车。

        往上走了900米,周红刚将车停在了路旁的斗房边。一辆摩托车在路边停着。看见有车停下,一位头戴头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从斗房走了出来。
        “周站长,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配水站的周军看着周红刚一行人,一脸歉意。

        常家庄退水闸。一股水哗哗地退向河道。周军说,闸门关不严实,这没办法。水为啥变的这么小,他还需要往关城电站方向查看。

        冬天是用寒字穿起来的日子,是用冷字凝成的季节。看着大家冷的直打哆嗦,周红刚忙招呼笔者三人上了他开着暖风的车。等了约10分钟,周军骑车来了。“关城电站(眉县水利局下属)不听指令,为了多发电,老作怪。一会就好了。”

        大家耐心等了一会,渠道旁的观测井水位缓缓上升。从0.9寸逐渐涨到1.3寸。这个位置,就是渠首水位流量关系测定的300公升流量。

       “这300公升流量,流到三四斗,仅仅900米,都是混凝土和浆砌石,按理说渠道水利用系数很高,但我们也只能接到100公升水。”周红刚分析说,“这主要是配水站的流速仪,对大流量比较准确。对小流量而言,流速仪测出的数据就误差很大。”

        黑夜给了我局干部职工黑的眼睛,他们却用它去造福万千百姓。



版权所有:陕西省石头河水库灌溉管理局
单位地址: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科技统筹示范园世纪大道扶苏南路 邮编:712000 电话:029-33187678 邮箱:sthjb2005@163.com
陕ICP备 :陕ICP备10202015号 建议最佳分辨率:1024*768

您是第 位访问者